“啧啧啧,看你弱的,桌子都搬不起。”

    像是不好意思般,罗君故意说着惹人厌的话,转移他给陈意搬桌子的事实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明明喜欢,但总是拉不下面子,左顾言他,明明是一件暖心的事,被他那张嘴说出来,就是惹人厌。

    陈意肯定知道罗君的意思。

    也是知道,才露出了腼腆又害羞的笑。

    她的唇微微弯着,本来就有些清淡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,像极了那些不知世事的小白花。

    罗君是惯喜欢这个模样么。

    他男子汉主义大得狠,但平时接触了又憨得可怕。

    陈意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他长得很帅,成绩又很好,就是最难的物理都学得好。

    罗君的帅是很典型的帅,或者说,客观意义上的帅,或者大众意义上的帅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不承认他的帅。

    如果说江绍的帅还有异议,那么罗君的帅则是绝对的,客观的。

    就是张可可第一次在班级中看到罗君,都不得不承认他的帅。

    “谢谢咯。”

    轻轻的声音,像是一碰就即将破碎。

    罗君的笑不自觉地蔓延了开来,看得憨憨的,又帅又憨。

    无疑,他爽翻了。

    傻憨憨的搬着桌子,就是给人搬完了,都舍不得走,还犹疑地停在那里,像是想找着话说,又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是不是坐我前面了?”

    陈意主动打开话题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二次坐罗君后面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是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