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渝一腔怒火堵在心里,他越看天星越生气,还以为她多骄傲,谁晓得能白白给人轻贱,连告状都不会。

    天星T1aNg净了盘子里的N油,留下蛋糕胚给山渝,“张老师今天说我胖了,要减肥了。”

    她四肢修长,世俗的标准看来并不算胖,她捏了捏自己胳膊上的r0U,什么也扯不起来,可是张老师说她跳起来时像只待宰的大肥鹅,天星实在不明白,她胖在哪里呢?

    山渝忍无可忍,推了妹妹一把,怒声问道:“她那么对你,你怎么不知道告状?”

    天星的练功服落下肩膀,连带着头发也彻底散了,她斜了山渝一眼,轻轻回了一巴掌落在山渝右脸上,问:“跟谁告状啊?”

    “跟老师,跟爸妈,跟我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低头检查自己的伤疤,“纪遥对我蛮好的,张涵嫣暗恋他,争不过我的,嫉妒也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山渝不解问:“那你哭什么?”

    天星却笑了,“委屈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理喻!你去当演员吧。”

    她眨眨眼睛,发自肺腑地讲:“我不想做明星啊。”

    山渝不能理解nV人的世界,这件关系到名誉的大事,在楚天星那里却像被说成了一件nV同学争风吃醋的小事,可是她嘴上说的轻巧,可眼泪倒是一颗没少。

    山渝这人是三好学生,德智T美只落了T,简而言之就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。天星现在对缺乏男X荷尔蒙的亲哥十分瞧不上,揶揄问:“哥,我可以跟你告状,但你准备怎么帮我出气?”

    打架没力气,呼巴掌没勇气,除了告状,也没有别的招了。

    山渝不理她,她便撒起娇,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闹他,“你说说嘛。”

    山渝忍无可忍了,问题抛还回去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天星笑而不语,转身拉开了床帘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那天山渝回到家,跟爸妈商量着给天星转班的事,他的道理是天星在他身边,他能督促妹妹学习,还能保证别人不欺负她。

    席惠安不置可否,然而怒不可遏的楚爸爸当下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天星不喜欢山渝的自作主张,从换了班之后便没有跟哥哥说过一句话,山渝当她是小孩子,不跟她一般计较,反正这个妹妹一直不可理喻,他看不懂她倔什么。

    席惠安说他们两个只差了不到半个小时,可是他们之间隔着男与nV,哥哥与妹妹这样不可弥合的鸿G0u。

    楚山渝还在长个子的时候,天星已经开始发育了。好在校服宽大,远远看着天星依旧跟从前一样,是个缩小的长发版山渝。

    两人在同一班,可是谁都能看出这两兄妹是上辈子的仇人,互相看不上,加上家里家外都不说话,所以山渝理想中兄友妹恭的景象根本没机会出现。

    山渝隔着C场看一群nV生里笑得花枝招展的的天星,她肌肤雪白夺目,大家都穿着不合身的校服,可她不一样,无穷碧里别样红,不怪nV生喜欢,男生Ai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