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星跟那个倒咖啡的文青分了手,而纪遥中考毕业就出了国。

    山渝亲耳听到天星在电话里承诺12号去机场送他,可到了那日YAnyAn高照,天星在家看一部旧韩剧,男nV主年龄差十岁,终于放下心防度过了初夜,屏幕上爬满了主人公们X生活和谐的粉红泡泡,天星疲倦地合上了眼。

    山渝在一边为弓擦松香,他看看时间准备练琴,天星却坐到钢琴前问他要不要合奏一首。

    楚天星喜欢电影配乐,喜欢流行歌,跟山渝的口味不太对,于是他拒绝了,问她:“你不准备出门吗?”

    “天气热,我们家又没有司机,万一不好打车,我中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神sE淡然,从房间里找出来莫扎特的k304的谱子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还有这个?”山渝打量着那本旧谱子问。

    天星显然不想老实回答,含混道: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少nV心事难解,既然不在意,又选这样哀伤的曲子,她虽然弹得很差却难得认真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纪遥吗?”山渝问。

    天星对他做了个鬼脸,却没否认。

    山渝最终没有加入,他继续练习自己考级的曲目,两人各玩各的,天星很快没了兴致,望着yAn台发呆。

    空调冷气很足,门窗紧闭,直到门铃响起,是父亲的脸,不过没有钥匙的却是叔叔楚怀仲。

    天星充耳不闻,山渝无奈放下琴去暗门锁,天星却突然拉住他的手,“我困了,要去睡一觉,你不要吵我哦。”

    山渝点头说好,这一日,天星睡到晚饭时才醒来。

    次日山渝去参加夏令营,天星一周后和朋友跟团去了南洋旅行,巧的是兄妹俩在机场相遇,还碰到了为她推着行李的叔叔。

    她晒黑了,肩膀上留下了吊带印,但山渝觉得沙滩与海洋并没有让她快乐,她见到他,只冷冰冰喊了声哥。

    山渝跟伙伴们告别,不管那时的天星脸sE如何,当思念被兑现,他都非常愉悦。

    楚怀仲把他们的行李放到车上时,山渝站在天星身后,当他的下巴需要微微抬起才能放在妹妹头顶上时,他小声叹气,说:“你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直到回到家,他们没能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天星给家人分发掉纪念品,然后睡了长长一觉,等到山渝去她房间叫她起床,他在仲夏最后的夕yAn里,m0到了她cHa0Sh的枕头,天星说因为头发没g就睡了的缘故。

    山渝伏在她床边,橘sE的房间里他们彼此静静对视,天星许久没有跟他说过那么多的话,要他一天一天讲清楚在夏令营发生了什么,然后问他有没有遇到喜欢的人,他仔细想了一遍见到的nV孩,高矮胖瘦都有,大家成绩也不相上下,有个nV孩,小提琴b他高一级,眉眼很漂亮,只是头发太短了。

    他摇头说没有。

    天星说:“因为你一直拒绝别人,把桃花都吓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