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渝那段时间很努力,通过了省里化学竞赛的预赛,然而父亲不回家,母亲工作忙也不在,山渝发觉大事不妙,天星却对此事冷漠得过分。

    直到父母跟他们摊牌的那天,山渝摔门而出,天星紧随其后,外面下着大雨,他见天星跟着他,两个人就像两只流浪狗,他最初牵着妹妹,走到江边了,鬼使神差把她搂在了怀里嚎啕大哭,不是楚天星离不开他,是楚山渝需要楚天星。

    天星僵着身子任他搂着,他x腔的共鸣透过Sh透的T恤传来,有那么一瞬,天星心里似乎也被搓出了一点火星,雨浇不灭的暖意被他的悲伤包裹,于是她不拒绝,让他这么不成T统地抱下去。

    她只是突然意识到,山渝跟她招惹的男生不同,他是哥哥,是切切实实逃不开她的。

    而且看见他不高兴,她竟然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直到他哭声变小,天星说:“别哭了,家里有两个小孩就是方便许多,爸爸领走一个,妈妈领走一个,不过我猜你得跟爸爸走,谁让你姓楚。”

    山渝反问:“你难道姓席吗?”

    天星说:“不是啊,我可以不姓席,但是你不能不姓楚,你明白吗?就跟我可以当个花瓶,但是你要是真是个草包,爸妈早就坐不住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暂时没空去理解她的话,他只知道父亲作为一个男人背叛了这个家,而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竟然因为这件事情而真情实感地哭到肚子痛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点都不难过吗?”

    她老实点头,“我早就知道了,爸爸今年亏了不少钱,妈妈不愿给他填窟窿了,这才闹起来的。而且妈妈她,大概也该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她遥望着江边的那几座烂尾楼,不忍叹气,若是一切顺利,或许父母也不会走到这一天。可是父母就算在一起,那个和和美美的家似乎也不会给她的人生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想,或许自己出生在别的家庭里,会更幸福。

    山渝x1了x1鼻子,“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?”

    她拉着他在公车站躲雨,初夏衣裳薄,她的曲线在雨水下显形,淡绿sE的内/衣痕迹,像碧波青烟,惹人向往。

    天星处处b人优秀,如果没有这个Y晴不定的X子,山渝觉得她大概就是屈意舒说的百分百nV孩。

    不过外人也看不出她的心里的魔鬼,才能让学校里的男生为她争风吃醋,闹上地方新闻。

    “你们学习好的,不是都两耳不闻窗外事吗?爸妈多久没有一起出现过了,谁叫你自己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她蹲下遮掩,两个人本能地靠在一起,互相汲取对方身上的温暖,天星好久没有跟山渝这么客气平静地讲话,她拧了拧衬衫的水,淡淡道:“不过你知道又能怎么样?是去爸爸公司捉J呢,还是哭着让他们不要分手呢?爸爸心脏不好,给你气Si了怎么办?爸妈也没有感情了,现在也是为了利益还纠缠在一起,爸爸喜欢王小姐,就像哥哥喜欢屈意舒,我不同意,也改变不了事实。”

    她说了之后又苦笑,“楚山渝,你可真可恨,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,我才没骂你们一句狗男nV。”

    他如鲠在喉,艰难否认:“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他跟屈意舒没有在一起,他也并不喜欢屈意舒。山渝看看天星,郑重说:“我不喜欢她,一点也不。”

    雨水沿着他的发丝流下,一滴滴落在地上,空气中有江水的腥气,也有站牌的铁锈味,他心里七上八下,组织不好语言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屈意舒,因为屈意舒不够漂亮,不如天星漂亮,身材也没有天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