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渝没发挥好,因此没进决赛。

    家里人现在已经不关心他的成绩了,因为他听话,而且成绩过于平稳,父母为了分财产的事吵得不可开交,离婚的事情谈不拢,父亲搬去了小三家住,母亲为了拍卖会全国各地跑,偶尔电话打来,都是在问天星有没有惹事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失落,屈意舒却跟他说自己作文竞赛拿了名次,他突然感受到一GU强烈的嫉妒,屈意舒邀他去庆祝,可两人走到分叉口,他谎称自己有事拒绝了。

    屈意舒红着脸说有机会再约,山渝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等红灯的时候,他又点起烟来。

    离他cH0U烟被妹妹发现那次已经过了好几年,他叼着烟审视周围,没来由的觉得人生漫长,他想到天星抱怨自己长得慢,的确如此,明明已经经历了这些事,可是他们的人生还是习题作业,父母老师同学。

    有人问他借打火机,是个b他矮了大半头的男人,看起来不三不四,不是他们学校的人。

    山渝半垂着眼睫,将自己手中的半支烟递了去,那人没接,烟蒂落在地上,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,径直回了家。

    山渝在那个温柔和善的外表下,是脆弱却傲慢的内核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是天星与他最相似的地方,只是天星脑袋更简单,嘴巴更坏,坏得理直气壮,而他则会给自己找出一堆合理原因。

    一周后,山渝吃了那半支烟的教训。

    屈意舒因为上次被拒绝的事,再没约过山渝一同回家,而落单的山渝被那群人堵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一群人里为首的就是上次借火的人,他带着自己的小弟,高矮胖瘦的几个人,却是都不如山渝高,他们的拳头落下来之前,山渝在报警和紧急联系人之间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父母撕破脸后,天星把他们手机的紧急联系人设成了彼此,她说:“父母会再婚,有新的孩子,早晚把我们忘了,但是我们不一样,直到咱们结婚,我都只有你,你也只有我。”

    他按下之后又觉得滑稽,天星一个小姑娘,她还没成年,连为他在手术单上签字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这里的开发商不出事,这里也不会成为一片烂尾楼,自然也不会喊不到人。

    地产商的钱在GU市蒸发掉了,他们班里的同学都把这件事当笑话说。

    山渝单挑都不一定能行,更别提一对一,这地方多的是生锈的铁桶钢筋,他尽力逃离,却还是被人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们出了气就走了,不过好在他说明了地方,最后等到天星来了。山渝像条Si狗似的躺在地上,手电筒打在他身上的时候,折S出Y森森的光芒,天星气得发抖,也不敢唤他,两条腿一软跌去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山渝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,头上也破了洞,鲜血淋漓的现场过于触目惊心,天星不知所措地捂着他的伤口,眼泪一个劲地掉,打在他的脸上,山渝知道是她,这才放心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未成年,有个nV警问了许多细节,不过山渝在校内品学兼优,查不到跟那一片的流氓有什么关系,而这两兄妹的父母又迟迟未到,两个小时后只有一个叔叔赶来,警方也觉得这不过又是一对缺乏关Ai的可怜小孩,运势不好才遇上发了疯的流氓。

    天星的叔叔赶来后却先前前后后检查了一下天星,nV警见nV孩穿着裙子,男人蹲下检查她膝盖时,她姿态僵y,却慌张看了仍在病房的警察一眼,李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职业病犯了,她总觉得那nV孩倒像是在朝自己求救一样,便开口说:“她没事,只是膝盖蹭破了皮,这个男同学需要好好修养。”

    天星紧紧抓着山渝的手,看也不看自己叔叔一眼,李云看她过于紧张,轻轻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天星微微颤抖着流泪,却又抬头双手握紧了李云的手。

    当少nV美丽却盛满泪的眼睛盯住自己时,李云难以描述那时她的震撼,身为警察的责任感就这样被点燃,她似乎是祈求救赎那般呼唤她给她正义,李云安抚她道:“我们会调查到底,我向你保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