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柏灵文学网>奇幻玄幻>东京积雨云 > 第十六章 默契
    第十六章默契

    2018年3月22日星期四

    每周四,是暮怀君与路遣约定好的,见面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周,暮怀君仍旧在学院楼下等他。冬去春来,白昼逐渐变长,天不似冬季那样五点就黑尽,暮怀君在教学楼下徘徊的身影,也变得醒目起来。

    暮怀君开始打扮得低调朴素,他换上纯色系的衣装、提简单的帆布袋、带上帽子遮住他棕色的头发…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暮怀君站在海棠树下。

    “抱歉,怀君,我今天有事…”路遣走到往日的那棵树下,如今它开了一树白色繁花,地上是一片雪白的花瓣。

    暮怀君苦笑:“因为我们接吻了?”他盯着路遣看,还想说什么,但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路遣避开暮怀君倔强的眼,微微叹气:“我还有事,下次再来见你…”

    风吹过,花瓣落到暮怀君的肩上,吹不走。

    路遣不忍看暮怀君的脸,他看向远处从花树下走过的路人,想:是什么,蛊惑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像以前一样不就好了吗,老师?”暮怀君放低声音,“为什么会担忧呢,老师?”

    路遣不明白暮怀君为什么会这样问,他看着暮怀君困惑的眼眸,忽然笑了,是暮怀君真的单纯得发蠢发傻,还是故作天真引诱他呢?

    “怀君,你觉得没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没办法的事啊,”暮怀君从来不敢乞求完整的爱——他的确不懂。尽管爸爸那么爱他,却还是与别人做爱,与更年幼、更可爱的人做爱。暮怀君知道的,爱总是要被瓜分的,所以,他要一部分就好。他越来越害怕,他的身体已变得修长成熟,不是爸爸想要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…”暮怀君低着头,鼻腔热热的。

    路遣爱怜暮怀君,爱怜而已,又或是,在兼顾一种从小养成的、爱护幼小的美德。

    暮怀君闭上眼,疼痛的回忆从心脏开始侵蚀他的大脑,回忆的碎片与迟钝的知觉,小虫一样爬上来。很痛,很害怕,就和第一次被爸爸插进去一样。

    路遣,是插到暮怀君的心脏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遭了!”路遣从口袋里摸出纸巾,捂住暮怀君的鼻子。

    暮怀君不知道,他只是站着,随后,余光瞥见一片鲜红扩散开来,染红了纸,落到路遣掌心。

    要怎么办呢,他是第一次流鼻血,这么多的血,停不下来,暮怀君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稍微往前一点。”

    路遣捏住暮怀君的鼻子,看到暮怀君棕色的睫毛上,挂着泪滴。如果手没沾到血,路遣多么想替暮怀君擦干泪水,再摸摸他的小脸呐。